赤岚、

【DNF】当冒险家们都使用聊天软件 Ⅲ

机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弹药:何弃疗
漫游:上一次你发的图 片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神枪手:我已经让机械师的克星加进来了@ 鬼泣
鬼泣:艾特我干吗
机械:鬼泣
鬼泣:诶
机械:我们还是朋友吧
鬼泣:对
机械:帮我打神枪手
鬼泣:好
神枪手:喂,等等,不带这样的
枪炮:节哀
神枪手:……
漫游:我就笑笑不说话
机械:小心把烟笑掉了
漫游:你给我过来!
鬼泣:没我的事我就先走了
机械:说好的帮我打神枪手呢
机械:怎么没人了
机械:人都死哪去了
神枪手:我和鬼泣私下沟通让他退群了
弹药:漂亮,免得待会儿他又疯了
枪炮:【图 片】
机械:好可爱
枪炮:我们收养它吧
弹药:确实挺可爱
漫游:不错
神枪手:我看那个……还是算了吧……
枪炮:我是在亚诺法森林里捡到的,现在它暂养在我家里
神枪手:养这东西真的好吗……
漫游:我觉得可以啊
机械:这么可爱的小狗
弹药:对
神枪手:……
机械:等等,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漫游:我也是!难道……
弹药:神枪手怕狗
神枪手:额……
枪炮:说中了?!
机械:那就决定养在神枪手家里啦
漫游:可以,虽然我想养
机械:如果漫游养的话下次小狗嘴里就可能叼根烟了
漫游:什么鬼?想死了是吧,我可是很爱护动物的
枪炮:我明天就把它带到神枪手家里
神枪手:NO!!!
弹药:你认了吧,逃不掉的
神枪手:枪炮师你饶了我吧,把我逼急了我可是要开枪的
枪炮:我明天扛着一门重炮来
神枪手:……
机械:明天我来你家里@ 枪炮师
漫游:我也来,你只用带重炮就行了@ 枪炮师
枪炮:行
弹药:我也跟着来
神枪手:。。。

————TBC————

这东西码了个特别篇。【你坑已经够多了有种别弃】改天扔上来

【DNF】当冒险家们都使用聊天软件 Ⅱ

PS:机械师和神枪手是黑进来的@ 机械师
鬼泣:早上好
剑魂:拜托现在是晚上
鬼泣:中午好
阿修罗:诅咒漫延到你脑子里了吗
鬼泣:晚上好
剑魂:虽然这次对了但为什么还是觉得怪怪的
鬼泣:凌晨好
剑魂:你…… 
鬼剑士:别闹了,再闹禁你言
鬼泣:#论剑魂的鬼手为什么是白色的# 
剑魂:红汪汪,咬他!
狂战士:你才是红汪汪,你全家都是汪
鬼泣:红汪汪,过来
狂战士:汪汪汪!
剑魂:不科学……
阿修罗:狂战你也被鬼神迷惑了吗……
狂战士:没有啊,我只是感染了卡赞瘟疫
鬼泣:#论阿修罗是怎么敲键盘的# 
阿修罗:……@ 鬼剑士
【鬼泣 被 群主 禁言3分钟】
狂战士:三分钟后又是一条好汉
剑魂:好歹可以安静一会儿了
鬼泣:哈啰@ 机械师
机械:我什么也不知道大家再见
阿修罗:机械师帮他解禁了……
剑魂:我已经不信任这个软件了,话说机械师是搞机械的怎么变成黑客了
鬼剑士:我已经把机械踢出去了
神枪手:乱入
鬼剑士:我也把神枪手踢了
机械:我说了还会再见的
鬼剑士:鬼泣,去打他
鬼泣:遵命
机械:我错了,我立马退群!鬼泣你个忘恩负义的
鬼泣:我本是鬼神何谈什么恩义?
剑魂:莫名被帅了一脸
阿修罗:+1
狂战士:+998
鬼剑士:……
鬼泣:#论鬼泣为什么解开枷锁# 
阿修罗:间歇性精神失常……
剑魂:连自己也黑……
鬼泣:#论狂战士为什么被叫做红汪汪# 
狂战士:因为没有为什么
剑魂:红汪汪……
狂战士:你走!
阿修罗:……
狂战士:你们知道血的味道有多美味吗?特别是我和鬼泣的
阿修罗:鬼泣你原来是用血来售卖狂战的
鬼泣:不是,他自己跑来咬我的鬼手,然后就痛得汪汪叫,还在地上打滚
狂战士:怪我咯
剑魂:被鬼泣的血反噬。也真有你的
鬼剑士:2 33
卡赞:大家好
鬼泣:卡赞!剑魂不屈于鬼神之力!
卡赞:嗯?
阿修罗:神级卖队友
狂战士:卡赞,我有你的诅咒
鬼剑士:我们都有卡赞的诅咒好不好
卡赞:鬼泣你把枷锁解开了?
鬼泣:嗯哼
狂战士:我感染了卡赞瘟疫
剑魂:……
【剑魂 被 管理员 禁言5分钟】
卡赞:叫你不屈,虽然这种精神值得学习,好了,我要潜水了
鬼剑士:我就静静地看戏
阿修罗:
狂战士:阿修罗连省略号都敲不出来了
阿修罗:
【阿修罗 被 群主 禁言5分钟】
【狂战士 被 群主 禁言5分钟】
【鬼泣 被 群主 禁言5分钟】
鬼剑士:叫你们还闹
————TBC————

【DNF】当冒险家们都使用聊天软件 Ⅰ

漫游:又是无聊的一天啊
弹药:……
机械:……
枪炮:如果你觉得你的生活无聊的话那我们的生活就毫无意义了
漫游:【图 片】
机械:左轮诶~怎么感觉和原来不一样了
漫游:不愧是机械师,一些小细节都发现了
枪炮:你又随便改造武器
弹药:要我帮你配置新的子弹和火药吗
漫游:不用,这次我没有改造内部结构
神枪手:我就突然冒泡吓死几只
漫游:漫游枪手,卒
机械:机械师,卒
枪炮:我就这么静静地被无视了
弹药:漫游和机械你们够了
漫游:我没够
机械:漫游诈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机械师 被 群主 禁言3个月】
神枪手:叫你刷屏,话说你不是也死了吗!
机械:2 3333
神枪手:怎么做到的?!
机械:我已经把软件内部程序改造了,禁言对我无效
神枪手:行,你逼我的,我潜水还不行吗
枪炮:群主恼羞成怒了
弹药:同意枪炮的观点
枪炮:终于有人理我了……
机械:小神枪快回来~话说漫游去哪了
漫游:I'm here
枪炮:窥屏的都不是好人
漫游: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好人
弹药:记住,他是痞子
机械:漫游抽烟坏叔叔
漫游:机械乖,刚刚你说什么啊
机械:咳咳,我刚才说有个零件找不到了
弹药:却零件吗?什么型号的
机械:……
漫游:机械你站住别跑
机械:漫游哥哥我错了
漫游:你卖个萌我就原谅你
机械:【图 片】
枪炮:我竟无言以对……
弹药:机械你干了什么……
神枪手:我成功被炸出来……
漫游:我叫你卖萌,没叫你家机器人卖萌!
机械:它明明这么萌的。。。
漫游:不算,重新发
机械:【图 片】
漫游:……
弹药:这……
枪炮:啊!我的眼睛!
神枪手:你为什么要伤害我们的眼睛
漫游:不至于吧,我选择狗带
弹药:我要自杀,漫游等我
机械:计划成功(ΦωΦ)
————TBC————
嗯,有空就更

【刀E】遇腥 part.0

       刀起,刀落。血液连串飞溅,染红了大地和刺客的眼。只见衣尾收眼底,倒在血泊,眼前极浅的脚印便是唯一留下的痕迹。远处的人放下望远镜,吐出所有废气,转头走下山峰,刺客朝这边淡淡地望了一眼,遁入阴影。

——————
        首先是占tag致歉,这里先发一个预告,算是试读吧。正文在囤呢。
        这篇文我是思考了非常之久的,这里看过很多太太的文,很多情节非常深刻,如果有雷同情况还请谅解。
        和平第一。
        目前预计是周更,可能会因为一些情况而推迟更新。小学生文笔。角色设定皆为原设定,可能会有些小私设,不会影响角色导致整体崩坏。

       最重要的是!
OOC有!OOC有!OOC有!
——————
一直觉得不太好而重发了三遍的我。蠢死。

青夜 慎入 ooc有 不喜勿喷【没有标题】

    “喂喂,你这个木头,不要再念叨了!”夜叉将小指伸入耳洞掏了掏,皱着眉看着坐在自己面前无论如何都不为所动的青坊主,忍无可忍地将近喊了出来。

    青坊主闻声,抬起眸子瞥了一眼暴跳如雷的夜叉,叹出一口气:“贫僧只不过是在道出真理罢了,你也是时候需要洗清自……”“好吵啊,洗什么洗?!本大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轮得到你来管理我吗?”话道到一半便被性急的夜叉给打断。青坊主继续低下头,宽大的斗笠遮住半边容貌,嘴唇一张一合不知在念什么东西。

    单手撑着头,夜叉打了个哈欠,眼前这位妖怪即使已经超脱了道法却依旧坚持着做这违背常理的事让他很是不解。病态般苍白的皮肤映入夜叉眼帘,心里情不自禁地想象着那皮肤底层泛上红晕的模样,勾起嘴角。

    靠向那一尘不染的僧人,伸出手来轻抚脸颊,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榆木脑袋,本大爷想要看看你染上情欲的样子。”依然没有响应,夜叉眼角跳了跳,挑起那人的下颚左盯右盯也没盯出个啥名堂。

    手臂被忍无可忍的青坊主给抓住,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啊怎么?很反感吗?”不知为什么夜叉反而觉得这样比平时有趣多了,另一只手也不安分的抚上脸颊,翻身跪坐在青坊主面前,粉嫩的舌头舔过干燥的嘴唇,吻了上去。

    强硬地撬开口齿,舌头顺着滑了进去,勾起另一人的软肉,时不时的吮吸带来别样的感觉。青坊主的双眸中没有任何波澜,就像是在期待夜叉接下来的表演,激烈的交缠让多余的津液从嘴角滑下。交换攻守方,舌头在口腔搅动着。仿佛是意识到了不妙,夜叉向身后退去却被摁住了后脑勺,青坊主没有放过放浪的夜叉,是该收拾一下那家伙了。

  半跪起身,从上方进攻似乎更加方便,还在交缠的双舌不知疲倦,氧气逐渐消耗,夜叉拍了拍青坊主的后背意识他停下,被扔到远处的三叉戟闪着亮光。“唔!”看似瘦弱的青坊主力气却大得惊人,夜叉此时是一万个后悔,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松开嘴的一瞬间夜叉恨不得让空气瞬间填满整个胸腔。

  “你竟敢这样对待本大爷!”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散,此刻说出的话语更像是被人欺负却毫无反抗之力的感觉。青坊主没有管瞎嚷嚷的夜叉,继续着自己的事情:“是施主自己送上门来,怪不得贫僧。”“哼。”从喉头深处发出声响,夜叉没眼再直视坐在那若无其事的青坊主,提起自己的武器逃一般走出了玄关:“改日本大爷再来会会你。”

  这时,斗笠下冰冷的面容却浮现了一丝微笑。

——END——

啊啊果然有脑洞但是当写的时候就懒癌突犯,夜叉骚气boy就是强攻却被反操的那种,脑洞几天前就想好了,这么短一篇我硬是墨迹了几天才出来【滑稽

荒天 ooc有 慎入 腐向 求轻喷 可能有错字。

  大天狗悬在荒川之上,黑色的羽翼带着风轻拂过平静的水面。“荒川之主, 何不来与我伸张大义?那位大人会给予你更多的力量。”和往常相同,并没有回应声让大天狗如愿以偿。
  “这样么……希望你能再好好考虑一下,改日我会再来拜访。”翅膀再次有 力地拍打,一支羽毛缓缓落在河面,扩开来的水波格外雅观,随后便被从水涡中徐徐出现的大妖拿捏在手中,微微颤动。“汝可真闲。”荒川之主看向手中的羽毛,开口道。
  听到声响大天狗转过头去:“你可终于现身了。”展开双翼任自己降落在对方凝结而成的妖力之上。
  荒川之主无言地站在原地,熟练的打开折扇,做出习惯性的动作,浅灰色的瞳孔不知道注视在哪。见状,大天狗向前一步微躬身:“久闻大名,我名为大天狗,此次就见是请荒川之主与我一同伸张大义,这个世界需要臣服于新的力量。 ”顿了顿,大天狗瞥向荒川之主继续道:“仅凭我的力量还不够,如果加上你的 力量和那位大人的话……”一声冷哼打断了大天狗的独唱:“这是我的意愿,与汝有何关联?再说吾待在吾之荒川也清净地多。”
    没等大天狗反应过来,凝在水面上的妖力骤然消散,失去支撑点,双脚浸入 河川,大天狗猛然挥动翅膀稳住身形却被荒川之主先一步扼住喉咙摁入水中。周围的感知被荒川吞没,冰冷的水倒涌入鼻腔,无法呼吸。大天狗尝试着挣扎,巨 大的阻力令他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抓住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腕想要挣开,换来的只是被加重力道的代价。
    宽大的羽翼在水中艰难地扇动,由妖力聚成的风巧妙地融入河水形成漩涡。 “无用的挣扎。”耳边传来清晰的人声,还在不断增加的水压让大天狗明白自己 身处什么境地,高傲的性格迫使自己还话,只不过白白耗费掉此刻肺里异常宝贵 的氧气。
    荒川之主自在的呼吸着,恶趣味地将多余的氧气吐出,化为气泡浮上水面。 肺部的氧气快速消耗着,大天狗微眯眼,指尖凝成一小道风刃撕裂开水滴冲向荒川之主,还没碰到衣料就被源源不断涌来的水冲散。
    “水里是吾的地盘,这里不是任你飞翔的蓝天。”傲慢的话语传入耳中,荒川之主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两双眸子相对。
    氧气已经耗尽。
    好难受……肺在火辣辣地烧,大天狗眼前开始发黑,不顾三七二十一双手捧在荒川之主的下颚,吻了上去。
    来不及享受这别样的触感,舌头取巧撬开牙关,贪婪地让氧气填满自己的胸腔,一些水从鼻腔灌入,不顾被刺激地生疼的鼻粘膜,再多呼吸了几口后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忍不住开始咳起嗽来。
    其实荒川之主并没有打算杀掉大天狗,松手的前一秒那家伙就莫名亲了上来,意外地没有反感。带着那还在不停咳嗽的大妖返回水面,把他扔到岸边。
    半晌,咳声才渐渐减弱,瞟了一眼若无其事的荒川之主,大天狗全身衣服湿透贴在皮肤上,勾勒出近乎完美的身材。抖了抖翅膀上的水珠,站起身来:“我今日先行告退,且改日再会。”双脚离地,身影逐渐化为黑点远去、一片飘落的黑羽被荒川之主握在手中。
    还会再来吗。

——END——